• 廣西博白縣凰圖工藝品有限責任公司

    15203652187
    首頁 > 文章新聞 > 藝術品拍賣迎來青銅時代

    藝術品拍賣迎來青銅時代

    發布時間:2020-06-16    

    在國家對于青銅器市場未放開的前提下,收藏少量的合法青銅器就成為了一個投資渠道。在這種情況下,一些流傳有序的或者回流的青銅器,就會有收藏價值和投資回報。

    提起青銅器,對于許多藏家來說似乎還處于“遙不可及”的狀態。事實上,在2014年秋拍時,內地已經有了“青銅器上拍”的先例。2014年11月舉槌的中國嘉德秋拍,曾經推出了“吉金吉象”的青銅金銀專場,其中就包括了5件帶銘文的青銅重器。在2015年,西泠印社推出的“金石?重要青銅器碑刻專場”取得了100%的成交佳績,總成交額為5620萬元。其中,一件“西周晚期青銅鳳鳥耳尊”以1092.5萬元成交。毫無疑問,藝術品拍賣市場已經進入了“青銅時代”。

    拍場風起云涌

    相比內地拍賣市場的成交,海外青銅器拍賣行情更為火爆。紐約當地時間2013年9月17日,紐約蘇富比亞洲藝術周以“禮器煌煌──朱利思?艾伯哈特收藏重要中國古代青銅禮器專拍”揭幕,拍品全數拍出,總成交額達1680萬美元(合1.03億元人民幣),多倍超越拍前估價(350萬至530萬美元)。當天價格價最高的一件拍品“西周早期作寶彝簋”,以666.1萬美元成交(估價200萬-300萬美元);其次是“西周早期青銅作冊`卣”,估價20萬~30萬美元,最終卻以307.7萬美元的高價成交。價格排名第三的則是“西周早期青銅母辛尊”以216.5萬美元成交(估價40萬-60萬美元).

    在2014年秋拍,而100%的成交結果又讓人們驚喜了一次,或許將成為整個青銅器市場變革的標志。

    其中,著名收藏家盧芹齋舊藏、菲利普斯遞藏的商代晚期?青銅獸面紋校400萬元起拍,成交價954.5萬元;西周晚期?妊小簋,同為盧芹齋舊藏、賽克勒遞藏,200萬元起拍,506萬元成交;西周厲王?噩侯馭方鼎,陳介祺舊藏,敬修堂遞藏,280萬元起拍,最終以839.5萬元成交……多件拍品價格遠超國外的青銅器拍賣價格。

    市場行情螺旋向上

    青銅器是中國燦爛古文明的載體之一,?以其豐富奇特的造型,神秘縟麗的紋飾,精湛先進的鑄造技術而聞名于世。自古以來,青銅器就成為眾藏家趨之若鶩的收藏目標,達官顯貴都以能擁有青銅器作為身份和地位的象征。在我國,從西周開始就有收集前朝青銅器的記載,歷代都有收藏青銅器的習慣,直至今日。

    進入新世紀青銅器拍賣市場開始風生水起,2001年“皿方”器身拍出924.6萬美元以后,將青銅器名品的交易價格抬到了百萬美元級別。此后青銅器價格大漲,中檔水平的成交價穩定在幾十萬美元,普通品多在數萬美元。更為重要的是,一系列名家珍藏紛紛進入到拍賣市場上。2002年,紐約拍賣市場上出現了“安思遠藏中國高古青銅器及鎏金銅器”、盧芹齋舊藏的商代獸面紋銅鼎出現在巴黎、崇源則推出了一件商代晚期的青銅壺。

    在沉寂了一年之后,受到非典之后藝術品市場蓬勃發展的影響,特別是英國鐵路養老金基金會藏青銅器開始再現市場。2009年3月18日,紐約佳士得春拍48組賽克勒舊藏高古銅器全部拍出,其中一件高23.7厘米的商代青銅方F拍出了140.75萬美元的高價。

    而令市場最為感到振奮的是中國國家博物館斥資4800萬元,自中國香港購回的子龍鼎。這件青銅器出土后即由山中商會運入日本,只在日本私人藏家之間秘密轉讓。直至2004年。博物館青銅器研究專家馬承源和陳佩芬應邀到日本收藏家千石唯司氏位于兵庫的住所參觀,意外發現大鼎。兩天后,千石唯司氏將其所藏青銅器在大阪美術俱樂部舉辦展覽。自此,子龍鼎在消失近百年后重出江湖,引起廣泛注意。受此影響,在2007年紐約蘇富比隆重推出了紐約水牛城藝術博物館舊藏品專拍中,商代晚期青銅帶蓋方幸810.4萬美元的高價成交。

    2010年,紐約佳士得推出的“思源堂中國古代青銅器珍藏”專拍,總成交價達到了2075.1萬美元(約14083.71萬人民幣),是近10年中國青銅器成交額、成交率最高的一場專場拍賣,而在今年的9月17日,紐約蘇富比將舉行“朱利思?艾伯哈特瑰麗青銅禮器”專場拍賣會,屆時將呈現十件近年來從未被超越過的頂級青銅禮器。紐約蘇富比中國藝術品負責人王濤博士表示:“雖然我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研究古青銅器,但具有如此顯赫傳承的高品質青銅藏品可以說在我這20多年里還是第一次遇到。屆時廣大青銅藏家將有機會斬獲中國青銅巔峰時代最出色的青銅禮器?!?/p>

    雖然行情持續上揚,但是市場對于一些不是很常見的器型也是比較謹慎的,像2014年紐約亞洲藝術周出現的青銅重器――青銅^首提梁壺卻因為沒有到達底價而流標。這件坂本五郎釋出的青銅重器,早在1945年就以1200英鎊成交。據業內人士介紹,坂本五郎應該是在1989年在倫敦舉行的英國鐵路養老基金會專場拍賣中獲得的,當時的成交價在90萬美元,此次估價400萬至600萬英鎊。在紐約蘇富比高級副總裁、中國工藝品部主管汪濤看來,應該與目前的市場走勢基本吻合,并給予更高的期望,其認為由于青銅器市場價格剛剛開始呈上升趨勢,還未達到最高點。但從拍賣的情況來看,在叫價達到370萬美元之后,就沒有人再舉牌了,最終流標。

    雖然即使是一般的藏家,都知道青銅器具有巨大的市場前景,但是在藝術品市場的表現卻與書畫、瓷器和玉器行情不能同日而語,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在青銅器投資的風險要遠遠大于其他的收藏門類。

    在數千年遺留的傳世品和出土青銅器中,有些由于外界環境的影響和自身結構的缺陷,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腐蝕,部分出土的青銅器甚至破爛不堪。特別是青銅器存在有害銹等可發展病害,影響藏品的完好。因此在拍賣市場上,很多青銅器都是經過修復的,而這些修復有時候就會對于青銅器造成更大的損害。目前出現在流通市場上的一些青銅器都是經過修補的,就拿博物館近期修復的一件交龍紋鑒來說,其由博物館前館長馬承源十幾年前從香港文物市場覓得。當時就進行過修補,上博不得不重新采用合乎青銅器保護的工藝重新修正,這無疑是一般藏家所不能辦到的。

    由于青銅器為商周時期開始使用的皇家禮器,目前所見青銅器多為出土文物,因此僅此一點就很難被放開――出土文物是不可以被買賣、流通的。目前市場上所有可以銷售的青銅器,一般分為兩種,一類是存在國內,但在國家文物法、拍賣法頒布以前就已經存在藏家手中,即流傳有序,且有國家有關部門提供的有關證明;另一類就是歷史上各類原因,流散到世界各地(不包括走私,走私品禁止買賣。)后被征集回國內市場的,此類品種在進入中國境內有海關證明,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合法的青銅器可供交易。因此在國家對于青銅器市場未放開的前提下,收藏少量的合法青銅器就成為了一個投資渠道,于是收藏流傳有序的或者回流的青銅器,就會有收藏價值和投資回報。

    對于藏家來說,清19世紀末《謖丶鶩紀乇盡貳⒑罄慈鈐摹痘耪傭σ推鰲貳⑺鏢比謾豆鵬κ耙擰貳⒘醭星斷9怕ソ鶚捅唷貳⒘跆逯恰緞⌒>蠼鷂耐乇盡芬約奧拚裼竦摹度鷂拇妗芬約啊督鷂淖薌貳渡討芙鷂募傘返齲褂邢窈M馕奈锘鉤靄嫻目鍶縞街猩袒岬惱估闌岬齲廡┒伎梢猿晌蹲是嗤韉撓屑壑檔牟慰肌

    亚洲国产日产欧美综合,97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